首页 资讯 关注 生活 女人 汽车 房产 图片 公益 视频

天下

旗下栏目: 武汉 湖北 天下 热评 教育 历史 体育 民生 文化

死人沟里睡觉界上达坂撒尿 武汉大学生骑行从新疆到西藏

来源:楚天金报 作者:武汉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3-26
摘要:历时16天,从新疆骑行至西藏狮泉河。在这一路上被晒得黝黑。纤纤十指上,全是被高海拔的干风吹皴的死皮。“死人沟里睡一觉,界上达坂撒泡尿,班公湖里洗个澡,完成这些才叫真正走完了新藏线。”

  □本报记者梅莹 实习生左钰

  从海拔1360米的新疆叶城,到海拔5397米的新疆与西藏交界处,全长1100多公里的“新藏线”翻越了5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高山,被称为“世界上海拔最高的公路”。沙石、大雪、逆风、缺氧,甚至神出鬼没的野狼和寸草难生的无人区,都给它笼上一层神秘而又艰险的面纱。可就是这种连汽车行进尚觉惊险的地方,却挡不住自行车爱好者的车轮。

  今年暑假,华中科技大学的两名研二学生、四名应届毕业生和兰州大学一名毕业生就选中这样一条“苦路”,历时16天,从新疆骑行至西藏狮泉河。“和荒凉的新藏线相比,沿途补给充足、客栈林立的川藏、滇藏等进藏线路的条件简直太好了。”完成骑行先期返汉的华科大女研究生“yuanQ”,在这一路上被晒得黝黑。纤纤十指上,全是被高海拔的干风吹皴的死皮。“死人沟里睡一觉,界上达坂撒泡尿,班公湖里洗个澡,完成这些才叫真正走完了新藏线。”她笑呵呵地翻开自己的日记,向记者讲述她与同伴的“新藏奇遇记”。

 

图为:艰难跋涉图为:艰难跋涉
图为:偶遇藏羚羊图为:偶遇藏羚羊
图为:简单就餐图为:简单就餐
图为:野外露营图为:野外露营
图为:高原劲旅图为:高原劲旅

  2012年7月13日 晴

  挑战梦想之巅

  出发!为了一个筹备近一年的目标。西藏是骑行者的圣地,我们选择从新疆叶城出发,可以预见前路的艰辛。

  先来介绍一下我的队友。领队小琪(化名,男)、押队流风(化名,男)都是研二学生,刘妹妹(化名,女)、毛毛(化名,男)和包子(化名,男)是大四毕业生,我们4男2女在学校车版论坛上成为朋友,此前都有过一次骑行进藏的经历。但挑战新藏线,还是“处女秀”。

  另外还有一个在起点上“捡”的队友小毛(化名,男),他是兰州大学的学生,遇到我们之前,他已经一个人在外骑行两个月了。

  今年5月,我们开始筹备。除了常规装备,我们还采购了帐篷、睡袋、防潮垫、气罐和炉子。网上说,新藏线沿途除了零星的修路建筑工地外别无他物,因此我们骑行休整的大部分时间需要在外露营。担心路上没有水喝,每个人又买了七八升水带上,人均负重近20公斤。

  领队小琪总有些担心我们两个女孩的承受力,我自信地告诉他:谁说女子不如男!

  2012年7月16日 雪

  强烈的高原反应

  没想到高原反应来得如此凶猛。

  按照预定行程,前3天我们必须到达麻扎达坂,今晚夜宿在海拔4555米的一个道班(护路建筑)里。可没想到,这两天我和刘妹妹的高原反应特别严重,胸口发闷、手脚发肿、嘴唇发紫,骑一会就要休息。

  昨晚离道班还有8公里的时候,实在骑不动了,只好推着车走。推5分钟,我就得停下来大口喘气。理论上一个小时就能走完的路程,我硬是花了3个小时。

  一夜大雪。早上起来,来不及赞叹绝色雪景,就被一条绵延不绝的烂泥路难住了,骑骑走走五六个小时,车轮上糊上了厚厚一层泥巴,麻扎达坂11公里的爬坡,我吐了4次。新藏线,伤不起啊。

  2012年7月18日 多云

  两名队员生病了

  由于新疆和武汉有两个小时的时差,每天我们都是上午10点出发,骑行12个小时,行程约80公里。每天的行程必须严格按照计划来,不然整个旅程将被打乱。

  今天翻越黑卡达坂,最后一段7公里的路完全是土路、泥巴路和涉水路夹杂在一起,自行车简直寸步难行。无奈的是,这还是段超级大上坡,所有人都只能奋力推车前进。

  最恼人的,是队长小琪和押队流风生病了,队长还病得很重,被送到诊所吸氧、打吊针。在高原区生病可不是开玩笑,看着他有气无力的样子,我们都担心得很。

  2012年7月20日 阴

  行进无人区防野狼

  短暂休整,人员归队,旅程继续。

  从康西瓦达坂到死人沟之间,基本是“荒凉得像火星”一样的无人区。这条路我们走了整整3天。说是无人区,其实连草都很少看到。放眼望去,全是一望无际的盐碱地。最常见的动物便是黑色的乌鸦。

  这是我们最担心自身安全的一段路。因为出发前就有驴友在网上说,这里经常有野狼出没,听见狼叫、看见狼爪印是常事。所以一路上我们非常小心,生怕碰见这群陌生的“朋友”。

  连续两三天晚上我都带着匕首入睡,又不敢睡得太沉,连做梦都摆脱不了野狼的困扰。幸好一路平安,没有真的遇见狼。

  2012年7月21日 多云

  我想吃水煮肉片

  新藏线很少经过村镇,因此能够供我们补充给养的小卖部也少得可怜。因为不能带太重的东西骑车,我们每天食物的供应量就显得有限,有时候一罐八宝粥、几片压缩饼干就算一顿饭了。

  为了不至于累垮,每天晚上我们还是用炉子和气罐做点热乎的东西吃,多数时候,能吃的只有清水煮面条。虽然不怎么可口,但和压缩饼干相比,已胜似人间美味。一路上,包子老在喊:等回家了,我天天要吃水煮肉片。我何尝不是一边在脑袋里幻想着炸鸡腿,一边强咽口水呢?

  2012年7月23日 多云

  夜宿死人沟

  死人沟之所以被叫做死人沟,是因为这里的含氧量只有内地的40%,一般人到了这里,高原反应特别严重。有些人就是夜宿死人沟,第二天没有再起来。

  我们到达死人沟的时候正是晚上,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一直走的是一条涉水路,路况十分复杂。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,几个人走一段路便要报一次数。

  这里沿途都有死过人的故事,我们甚至远远看到一处据说是死过很多人的废弃建筑在水中半漂着,在漆黑的夜让人毛骨悚然。但我们着急赶路,竟也顾不上害怕了。

  到了住宿地,抬头发现满天星光,还能看到银河,景色绝美。无限风光在险峰,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
  2012年7月26日 阴

  偶遇藏羚羊

  今天我们和野生藏羚羊合影了!

  快到西藏境内的时候,我们就遇到过几只藏羚羊。多数时候它们会远远地看着我们,很谨慎。这次,一只胆子稍微大点的藏羚羊跑到了公路上,看到我们它也没着急逃跑。我们很是兴奋,停下车来想走过去与它合影。谁知我们一拿出相机,它警觉起来,还是跑开了。不过,我抓拍到一张有它做背景的照片,也算很牛了吧?

  其实一路走来,虽然辛苦又危险,但乐趣也很多。

  小毛随身带着一把吉他,每天晚上休息时,只要他还有力气,就会弹吉他、唱歌给我们听。

  2012年7月28日 晴

  到终点啦

  经过16天的艰苦跋涉,今天我们终于到达了狮泉河终点。

  我到终点后的第一件事不是吃饭、睡觉,而是洗澡,而且一洗就是两个小时。这一路上风餐露宿,我们又不敢随便把喝的水挪作他用,只能放弃洗澡。骑车这项运动对于女孩来说,的确要比男孩付出更多。

  因为我还有事需要回武汉处理,行程一结束我就坐飞机回汉了。其他队友打算继续在西藏享受骑行,包子和毛毛打算一直骑到尼泊尔,队长小琪则计划骑完整个219国道到拉孜。

  2012年7月30日 晴

  一点感慨

  回到武汉后我算了笔账,这次骑行新藏线,因为自己的时间安排问题,我仅花费在来回机票上的钱就有6000元。很多人可能不理解,花这么多钱去吃苦受罪到底为了什么。我想,这件事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它的不可复制性吧。一万元可以去很多地方,但如果这次我不去骑新藏线,以后可能也没机会、没体力再去了,也没有这么好的队友在一起了。我的青春记忆,也会因此缺了一块。

  没有什么事情是困难到无法完成的,这是两次骑车进藏给我留下的最深印象,也是我最大的收获。

责任编辑:武汉网
免责声明:
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***(非武汉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2、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
征稿启事:
为了更好的发挥武汉网新闻资讯平台价值,促进诸位自身发展以及业务拓展,更好地为企业及个人提供服务,武汉网诚征各类稿件,欢迎实力来稿。
-->

最火资讯

首页 | 资讯 | 关注 | 生活 | 女人 | 汽车 | 房产 | 图片 | 公益 | 视频

关于武汉网 | 合作洽谈 | 广告服务 | 服务协议 | 常见问题 | 网站声明 | 投稿指南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20 湖北武汉综合门户 版权所有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武汉网观点,部分刊载信息及数据来源于互联网,如果侵犯您的权益,请速与我们联系。
热线电话:15807193522 合作/建议在线QQ:273275115 Power by DedeCms 鄂ICP备16012176号 墙体广告 武汉网 www.wuhannews.cn